烟雨江南

烟雨江南


“沾衣欲湿杏花雨,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冒雨行走回家的路上,这两句诗凸现我的脑海。虽说现在仍是春寒料峭,但在雨中漫步的我,看着土里新冒出的小草,听着树梢热闹婉转的鸟鸣,竟忘记了寒冷。心中洋溢着满满的诗意,脚步也随之轻盈起来。


远处,青山、绿树皆像披着一层薄薄的白纱,杨柳堆烟,美景如画。田野上,一只白鹭张开翅膀轻盈地掠地飞过,有如一叶白帆航行于浩瀚的江面。须臾,一方水田,一只挺立的白鹭,就是一幅绝美的风景。


烟雨江南,一个历代文人向往、动情描绘之地;一个充满着诗情画意之地;一个美如画、渺如仙境之地。每当抬头远望,我总是惊羡于她的美,恨自己不是一个优秀的文学家,不能用语言描绘她;恨自己怎么不是一个画家,调不出那样的色彩。于是,惟有凝望。


已经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了,环顾四周,“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,天苍苍,野茫茫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这里并非草原,但烟雨江南的景色确实如此。近处,田野里的小草还是勇敢地长大了,挺立在这冷雨凄风之中,竟不显一丝怯意,无所顾忌地、大无畏地给田野穿上了一件嫩绿的外衣,不由得人不生敬佩之心。嫩油油的草叶儿在雨点的敲打下,微微颤抖。一片片草叶上都挂满了晶亮的水珠,有如钻石般耀眼。


田野上立着许多的白鹭,远远望去,就像一朵又一朵盛开的超大的野百合,又像一只只仙鹤在傲然独立,顿时,给田野增添的无限的生机和神韵。我难得看到这样多的白鹤,只是偶尔看到一两只,或立着树梢;或立在田野;或翩跹低飞。樟树的叶子在这么多天的雨水浇灌下,已显出青黄色,是喝得太多了吧。


菜地上,赫然看见一棵又一棵金黄的杂草,真像盛开在雨中的一朵又一朵的大菊花。


去时小雨霏霏,来时微雨弄晴。水边田野村落,春寒已退。鸟声碎,草儿长,野花点点,又是一年春。


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,这句词不正是春雨的生动写照吗?当然也是此时我心情的细腻刻画。词人秦观是“千古之伤心人”,写出来的愁却是如此纤细婉约,那股哀怨自心的深处袅袅升起,却无法随风而逝,只能在心头久久地、久久地萦绕,挥之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