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师范生应有之观念》有感

读《师范生应有之观念》有感


第一次读《陶行知文集》,我乃囫囵吞枣,不求甚解,因此,读完之后,也是只知皮毛,略知一二。于是我下定决心,重读《陶行知文集》,定要做到边读边思,把读与思结合起来,以期领会陶之精髓。想法是好的,但不知能否坚持,下决心订计划容易,坚定不移地执行起来却很难,真心希望自己能做到。


昨晚,我读完了陶先生的《师范生应有之观念》,我试着思考自己所得。陶先生在文中第一点就提出:教育乃最有效力之事业。原因有:教育能改良人之天性,使恶者变善,善者益善;教育能养成共和之要素;教育能传播非遗传的文化;教育为最有可为之事,古今名人莫不由教育而出。诚如陶先生所言,良好的教育真有使人之向善的功能。我们曾听过许许多多在教师的爱心感化下,顽劣不堪的孩子也变得虚心向学的真人真事。同时,教育也的的确确地成就了不少有决心和有坚强信念的老师,如魏书生/李镇西等等。教育对传播文明,文化传承方面的作用更是毋庸置疑,中华五千年悠久的文化不正是通过教育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吗?


陶先生第二点说到:教育是一种快乐的事业。是啊,当你看着天真可爱的孩子一点点地长大/懂事,慢慢地学到更多的知识,还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吗?


我一直为中小学的职称耿耿于怀,为什么中学高级就相当于小学特高?这对小学教师一点都不公平。随着职称改革的公布,我惊喜的发现:国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,并做出了改善,将中小学职称统一了起来。正如陶先生在第三点中所言:各种教育职业皆须视为平等。


新课标提倡:教学活动应以学生为主体。我找到了出处,陶先生说:“教育为给儿童需要之事业,应以学生之乐为乐,以学生之忧为忧……”如果真能如此,孩子们定能“亲其师而信其道”,学得积极主动,学得兴趣盎然。但现实令人堪忧,披着“素质教育”的外衣,干着“应试教育”的事情,分数/排名将老师逼得严肃/不敢轻易展露微笑;将学生逼得沉默寡言,唯分数至上;将家长逼得不敢掉以轻心,生怕自己的孩子就落后于人。我期待着陶先生的教育思想能有在中国真正发扬光大的日子。


正如陶先生所写:“教育为教师终身之事业。”我就是这样想的。几年以来,我一直都在不停地阅读/教学/写作,就是想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。虽然现在离理想还太遥远,但至少我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。教育是一门慢艺术,不能一蹴而就。我想:我就这样朝自己的理想一步一步地走着,就像伊斯兰教徒走在朝圣的路上一样,可能历尽艰辛,但终有一天,定会来到属于自己的教育圣地。

读《陶行知文集》有感

读《陶行知文集》有感


《陶行知文集》分上、下两册,拿在手中重重的,颇有分量。很早就想全面地了解陶行知其人其事,这次总算如愿以偿了。两个多月以来,我每天都要看几篇,边看边摘抄一些他的教育思想,读者读着,总会为他“教育救国”的赤子之心而感动。时不时,我会抬起头来,对着天花板发呆。老公问我:“想什么呢?”我就情不自禁地对他讲起了陶行知的话、陶行知讲的故事。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时至今日都是那么真诚、中肯,直指时弊并且富有实效。陶行知先生的思想令我印象深刻,深有同感的有这么几点:


教学做合一


陶行知先生提倡:“ 教的法子必须根据学的法子,学的法子必须根据做的法子。事需怎样做,就该怎样学。”他的话言犹在耳,但观我们国家的教育,我们的教学方法是否做到了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多年以来,我们一直是对着课本教学生,脱离自然,脱离社会。即使在课改春风吹遍大地的今天,我们依然是如此。有多少教师敢带着孩子走出课堂,走进大自然,走进社会呢?安全、安全有如一座巨石,压得我们直不起腰、抬不起头。校领导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安全摆着第一位,如果它出了事,你老师当得再好也没有用。”在这样的高压线下,哪个老师敢轻举妄动。于是,教学仍是纸上谈兵。语文教师对着课本教语文,数学老师对着课本教数学,生物老师、几何老师、科学老师皆是如此。须知: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我们的教育何时才能真正实现“教学做合一”呢?我想:“陶行知先生如果还在世的话,仍会大声疾呼,多方奔走。”


社会即学校 生活即教育 劳动即生活


陶行知先生主张:“社会即学校,生活即教育,劳动即生活。”由他主办的晓庄师范、育才小学就是这样做的。在学校里,师生一起生活、一起学习。自己动手种菜,自己煮饭,学校里的一切活动均由师生共同承担,不需请帮工。可看看我们的学校、家庭犹如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鸟笼,学生们有什么机会劳动呢?他们的生活就是“死读书、读死书、读书死”。这样的教育培养出来的就是一个个书呆子、懒惰者。看看吧,我们的亲戚、同事中是不是有许多厌学的孩子?是的,有许多。如:我大舅的两个女儿,初中都没毕业就打工去了;我小姨的独生子才十六岁就不愿读书,也不愿学技术,整天在家玩,伸手想父母要钱;我老公同事的独生子才读初二就死活不读书了;我一同事的儿子因读书导致精神脆弱,休学了两三年……问什么现在的啃老族越来越多?为什么孩子们越来越不喜欢读书?因为家长、学校只认“考考考老师的法宝,分分分学生的命根”。我们的教育只培养了一大群不愿劳动的“双料少爷、双料小姐”。


解放孩子的双手、头脑、嘴巴、时间、空间


陶行知先生呼吁:解放孩子的双手、头脑、嘴巴、时间、空间,教孩子自己学会学习,学会生活。可我们的孩子们在干吗?他们的双手不停地做各种各样的习题,上名目繁多的补习班、兴趣班;他们的头脑用来死记硬背标准答案;他们的时间被应试占满了;他们的空间仅有学校、家庭这两个温室。教育本该为孩子的未来奠基,现在却变成了什么呢?


陶行知先生说:“两种心理有害儿童:一是忽视;二是期望太切。”现今正是如此,家长们要么期望太切,恨不得把孩子的头脑当做电脑用,叫他们学这学那,还嫌孩子太笨;要么完全忽视,自己当甩手掌柜——出外打工或小两口潇洒度日,把孩子扔给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的孩子的心理健康状况令人担忧。


培养学生的创造力


我们都知道创造力的重要。可我们是否给了孩子培养创造力所需的“肥料、水分、阳光”呢?孩子们本身的兴趣别扼杀,强势的家长不问孩子的需求,凭着自身的喜好,安排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