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助者 天必助

自助者 天必助


已经忘了,曾在那本书中读到过这句话——自助者,天必助。书名虽已忘记,但这句话却深入我心,嘴上心头,竟念念不忘。我曾怀疑过这句话,因为我一直比身边的许多同事都要勤奋许多,却一直未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。我愤愤不平,颇有怀才不遇之感。读《李白诗选》,我情不自禁地联系到自身,感同身受,唏嘘不已;读爱国词人的悲愤之作,我亦愤愤然;读网上的一些文章,也能引起我的不平;读《鲁迅文集》,我更担忧,忧国忧民……总之,生活中的一切似乎都有了不和谐的音符,我的心境再也无法回到那如水波不兴的境界。我曾以为,自己就算再勤奋,终究也无法实现我的教育理想,甚至哪怕是离自己的理想近一步也成为奢望。


2012年的暑假,我以为和以前的暑假不会有任何的不同。没想到,她却成了我的一个转折点。在这个暑假里,我报考了县城小学的招考。考前,我担心试卷是否会泄露,这是不是为有关系的人而设置的走形式的考试。虽然有些担心,但我还是第一个报了名,因为我深深知道,无权无势的我如果不报名就毫无机会,报了名至少还有希望。事实证明,我的担心是毫无道理的,这次考试是真的做到了公平、公开、公正。八月十八日上午,我进入了考场参加笔试。八点开考,两个小时后,笔试结束。我告诉老公:“如果阅卷老师是有水平的,我就一定是高分。因为试卷上的题目大部分都很灵活,很多题目的评分得由阅卷老师把握。”中午12点,笔试成绩就出来了。我的成绩是86.5,全县第一。下午1点开始面试。我抽到了六号签。我尽力平复着自己的激动心情。两点,我进入了备课试,抽取说课的课题。接着写说课稿,再进入面试室,对着评审管说课。我说得很有激情,以至于我一出面试室回到备课室等候成绩,八号老师就笑着说:“你的说课可真是抑扬顿挫呀。”我笑笑,没有说话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七号终于说完了。我赶紧站在面试室门口,等待着我的笔试成绩。里面的考官叫我进去,告诉我:“89分。”我一下子激动起来,在成绩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就出来了。老公在考场外等着我,一见我就问分数。我不说话。他又问了一遍。我才轻轻地说:“89”。他也高兴极了。就这样,我凭着自己不俗的实力,终于以全县小学语文选调考试笔试第一、面试第一、总分第一的好成绩如愿考入了县城小学。


三年以来,我一直渴望进入这所自认为教研氛围浓厚的小学,并为此不懈的努力。现在终于实现了。一时之间,脑海中积累的词句如潮水般涌来,“苍天不负有心人”、“一分耕耘一分收获”、“付出就会有回报”“机遇是给有准备头脑的人”等等。这些语句在我脑海中盘旋,最后竟是“自助者天必助”这句占了上风。我把这句话当着宝贵的人生经验告诉了十岁的儿子,儿子张嘴就回了我一句“人在做天在看”。初听儿子这句,我一愣,细想一下,觉得儿子说得也挺有道理。可不是吗?我的努力,上天真的在看,这才有现在的心想事成哪。于是,我决定要更加努力,永不放弃自己的教育理想。


如今,身处这所县城小学,我知道这并不是终点,只是一个全新的起点。前面的路还很漫长,长得我几乎看不到终点的那根红线,但我会坚持不懈地去努力,只因心中有个坚定的声音不断响起——自助者,天必助。

荔枝

荔枝


夏天来了,一束束鲜红的、深红的、红中带点青的荔枝又上市了。早在一个月前,宝贝儿子就争着要买荔枝吃,可刚上市的荔枝贵着呢——12元一斤,因此只是略略称了些给儿子解解馋,过过瘾。而自己却一个也不舍得吃。


昨晚,与老公上街散步,我看见华联超市门前围了许多人在争着买什么?于是,自己就拉着老公也凑过去瞧了瞧。一看,竟是荔枝:一颗颗饱满的心型荔枝挂在断枝上,卧在清水上,多像一串串红玛瑙呀!我立马就问:“多少钱一斤?”店家答道:“2.98元。”我赶紧找来袋子,老公也立刻站在身边。我牵着袋子,他挑荔枝。看着这一个个新鲜荔枝,您说我是小市民也好,说我爱占便宜也罢,我仍是忍不住、等不及地剥了一粒放入口中,顿时一股清凉甜润的汁水蔓延开来,真好吃。细细地挑了四五斤,我和丈夫边走边吃,别提多惬意了。拿回家,儿子一见荔枝,就欢呼起来,那迫不及待的样子,让我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这小小的荔枝竟给全家都带来了欣喜。


早上起来,刷完牙,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冰箱,拿几颗荔枝吃。剥开有些粗糙的“红色外衣”,就露出了晶莹透亮的、白白嫩嫩的、似乎还滴着汁水的果肉,好诱人哪!我想:“要是谁有如此的肌肤,那定是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国色天香了。”我把果肉放到嘴边,轻轻地咬了一小口,任那美妙的滋味浸润唇舌;再咬上一小口,却等不及了,索性把整颗都放入口中。吃完一粒,又吃一粒,真是吃了还想吃,回味无穷呀!


吃着荔枝,不禁想起杨贵妃来。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为了能让心爱的妃子吃到新鲜的荔枝,唐玄宗也不知累死了多少匹马,不知累坏了多少士兵。看着桌上仅剩的两颗荔枝,我仿佛回到了读师范回家的一天。记得那天回家,母亲有些神秘地把我拉到碗橱前,说是留了好东西给我吃。打开碗橱,母亲端出一个小白碗,只见里面有两颗心型的东西。我奇怪地问:“妈,这是什么呀?”妈妈微笑着答道:“这是荔枝。”我印象中的荔枝就是那荔枝干:脆脆的外壳,红褐色的、柔软的果肉,吃一口,酸中带着甜津津的。每每到外婆家,外婆总会悄悄地塞给我一大把荔枝干,让我这个她最疼爱的外甥女大饱口福。我从来不知道荔枝还有另外一个样子。我看着碗中的荔枝,拿起一颗,剥开果皮,看见了那鲜嫩欲滴的果肉,忍不住赞叹道:“这新鲜荔枝真好看,我都舍不得吃了。”可还是抵不住嘴馋的进攻,三口两口就吃掉了。吃完了,问妈妈还有吗?妈妈摇摇头。现在想想妈妈那望着我吃荔枝的含笑的、温柔的眼神,仍恍如昨天。妈妈不知从哪弄来的新鲜荔枝,自己可能一粒都没舍得吃,硬是留给了我和哥哥。


一晃十多年过去了,荔枝再也不是什么新鲜、稀奇的东西了,每年夏天,总能买到。可第一次吃荔枝的画面仍记忆犹新,每每看着荔枝,就像看到了妈妈年轻时的微笑的脸庞,温柔的眼神,好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