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话我身边的教育之现状

闲话我身边的教育之现状


在语文网上看完了小桥流水老师的博文《教育,我该怎样面对你》,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它引发了我对自己遭遇的一些思考。老公催我下网,把电脑给他搜寻世界杯的最新消息。我把电脑给了他,拿起《李白诗选》,读到“弃我弃者昨日之日不可留,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”;读到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”;读到“人烟寒橘柚,秋色老梧桐”;想到胸怀天下,才华横溢的李白,穷尽一生也无法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,心绪再也无法平静。于是,我把老公赶了下来,坐到屏幕前,敲起了键盘,欲将心中之言一吐为快。


在过去的一年来,我调到了一个只有九位教师(包括校长)的村完小,度过了忙碌的担任四、六年级双班语文教学兼四年级班主任的生活。忙碌、劳累不算什么,我最受不了的是:那位村完小校长的小肚鸡肠、嫉贤妒能,处处找我茬的嘴脸,还有教导主任那副狗腿子的奴才脸孔,帮着校长不断地对我乱吠。说真的,我真的不理解他们,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他们,让他们如此看不顺眼。难道是因为我调来之前,没有买东西去拜访这位校长?但我是去教书的,我干嘛非要上门拍他的马匹呢?我已经很支持他的工作了,一去就担任两个班的语文教学任务,整个学校算我的教学任务最重,和我同时调过去的罗老师不就是只教了一年级的数学课程吗?这位校长课程排得如此不公平,我都接受了,为什么还有处处挑我的理呢?当我获得全县小学语文素养教师大赛一等奖时,面对不是奖励,而是他的嫉妒之言——“别以为拿了个一等奖有什么了不起,信不信,我可以让她以后没机会参加比赛。”当我利用课余时间,带领六年级孩子夺得全市小学生研究性学习一等奖时,他提都不提我这个指导老师的功劳,却在六一节上,把我取得的成绩作为自己的招生广告,令我鄙夷。当学校选优评优时,他装模作样地让大家投票选举,还说什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结果正如他所料,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实习老师,其他老师都选了他,他便微微一笑,很是满意这一选举结果。当我向学校提出“要给教双班的老师另发一些补助”的建议时,他就跟是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钱来一样,百般的不情愿,不情愿就算了,还每每在会上,含沙射影地、指桑骂槐地说,某些老师做了点本职工作,就向学校提要求,其实大家的劳动量是一样的。劳动量真是一样吗?他这个校长担任的不就只是五年级的数学课吗?当然,他还教了体育课,但谁都知道,体育课比语文课轻松多了。我就不知道,他怎么说得出那样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来,真是把普通教师当傻子吗?我的提议不过是让学校制度更人性化,但他就是不听,几百块钱的教师补贴,他不愿拿,却拿了8872元钱去跑关系,说是给学校增添教学设施,我在那里一年了,还这没有看到什么新添的教学设备,教室里一下雨就漏水,窗户上一块玻璃也没有,冬天就蒙上塑料薄膜,夏天热得不透风;校园里杂草丛生,里面居然还生活着小蛇,还好没咬过孩子们和老师。我的老公曾说:“这里不像是学校,倒像是养鸡的地方。”我觉得还真有点像,真是太简陋,太荒凉了。简陋,荒凉我不会放在心上,只是每每受那位校长的气,让我受不了。一次会上,他又含沙射影地提到某某老师提要求等话语,我火了,拍案而起,激动地说:“你不就是花了些钱,买了个校长当吗?你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他居然说:“你这句话说得太对了,有本事,你也去买个当当。”我回敬说:“你这么小的官帽子,我还真不稀罕,还是你自己当吧。”我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,说真的,我还真看不上这个位置。我只想到一所教学研究氛围浓厚的学校,领着一个班的孩子,搞一搞自己的教学实验,看看能不能做到让孩子们学得轻松、学得有兴趣、学有所用。只可惜,今时今日,始终无法实现,只能默默地努力,认认真真教师,安安静静地看书,偶尔写写心得随感。我真不知道,我哪里招惹了这个校长还有那位狗腿子式的教导主任?说起那位“狗腿子”,也真令人鄙视。每回我和校长叫的时候,他就赶紧帮助校长,生怕校长吃亏,对我又拍桌子,又大喊大叫,还说我没有涵养,他的那副奴才嘴脸就很有涵养吗?真是可笑至极。在这个学校受到的一系列不公平待遇,让我心灰意冷,我真想离开这个学校。这个学校令我憋屈,我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,找不到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,辛弃疾尚有“知我者,二三子”,而我呢?真真是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。我每每有一种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之感,“独学而无友,孤陋寡闻也。”我又到哪里去找我的朋友呢?谁能和我畅谈阅读、畅谈教学方面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呢?我感到孤独、苦闷。我总在问自己:“我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的吗?”我又总在安慰自己,调整自己的心态:“就算实现不了理想,但至少自己努力过,应该享受这追求理想的过程。”但面对这样的轻视理想、轻视知识、轻视阅读的环境,我有时真的很无语。


看着网络上公开的一条又一条贪官的信息,动辄是上亿元的款项。再看看我们教师的生活现状,能保住温饱就不错了。但关键是,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们这些人们教师,拿什么为自己为自己的孩子规划未来,拿什么在老人生病需要花大钱的时候给老人治病呢?又拿什么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呢?馆陶一中的一位语文老师自杀了,他还很年轻,和我一样,是个80后啊。其实,还有很多像他一样挣扎在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中的老师们,我们依旧在苦苦挣扎,为国为孩子们奉献着自己的青春、热血和生命。我们究竟能坚持多久呢?人民币越来越不值钱,100元一张的钱,只要一找开,就无影无踪。


我还想再说点什么,但又不愿再往下说了。只因我还不想太过绝望,只因我不敢往更黑暗里想。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欲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