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顾2011

回顾2011


2011年就要过去了,站在月历前,我慢慢地翻着每一页,这一年的一些事一些人又重历心头。一时之间,心情莫可名状——亦喜亦忧、有得有失。


其实,我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脆弱敏感的小女人。每次只要略有一个什么机会,我就爱做梦,做最美的梦。在梦中,我的事业走向辉煌,正向新的高峰攀越。可现实呢?又总不愿给我做美梦的机会。美好的梦想总如冬日清晨的白霜,阳光一照就再无踪影。梦醒时分,只能慨叹“行路难”,怀着满心的怅惘,又期待着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。就这样,我不停地给自己打气,泄气,再打气,再泄气……有时,我会问苍天:“为什么我想做出点成绩就这么难?为什么我每得到一样荣誉,就得超出别人几倍的努力?一直告诉自己“笨鸟先飞”,可我这样的“笨鸟”,究竟何时才能在蓝天自由的翱翔?会不会在没有学会飞翔之时就已退缩、消亡。有时,我会情不自禁的跟身边的人对比,我会问自己:“为什么身边那么多并不勤奋的人却拥有更好的机遇,而我苦苦等待,拼力争取,却仍是一场空?”我知道自己的心很受伤,可我知道不能放弃,再苦再累,我依然想坚持梦想。我总在告诉自己:“不坚持就完全没有希望,坚持下去至少还有个希望,还有个目标,能为之努力。”数次自己一个人静静地,借用书藉的力量,抚平伤口,强拾笑颜,整装再出发。


读书,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之一。每次心情不好,灰心丧气的时候,只要读到一些好的文章,我就像呼吸了雨后清新的空气一样,振奋起来。冰心老人的《繁星》、《寄小读者》、《再寄小读者》等等作品,让我更加亲近小朋友;让我体会至真至纯的亲情、友情;让我感悟人生,让我热爱自然。通过陶行知先生的文集,我感受到了他的赤子之心,他以“教育救国”的思想,他对教育教学的真知灼见,如“教学做合一”、“社会即学校”、“生活即教育”“解放孩子们的手、脑、嘴巴、空间、时间”“教育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”等等,无一不是真正的教育,富有活力的教育。早在解放前,陶行知先生就提出了这些先进的教学观点,可为什么直到如今,我们的教育还走在应试的老路上呢?冯卫东和王亦晴老师合著的《情境教学策略》,带我深入认识一个更深的语文教学,为我今后的语文教学指明了方向——教师应努力创设情境,和学生们一起去追求“真、情、美、思”的语文课堂。还有一些书藉、杂志,我每天都要看看,他们已经成了我精神上的食粮,一日不食就饿得慌。


教书是我的乐趣。每天我都尽力去教给学生们一些新的东西,活的东西,和他们一起学习,挺好。也曾因为沉闷的课堂而愁眉不展,也曾因为学生忘记写作业而伤心失望,但更多的是一起开心,一起感动。当我们又学了一个新的知识,当我们又读到一篇好文章,当学生又有一次精彩的问答,当学生又有一篇富有真情实感的习作……都是我放飞心情的喜悦。


闲暇时,安静时,我会任手指在键盘上有节奏的跳起“踢踏舞”,记录心情,抒发感慨,在中华语文网的博客上,敲下了五十多篇博客,每看到编辑审核后给的“精”字,我都会欣喜不已。暑假时,承蒙编辑青眼,我还被评为“博客之星”呢。也略有几篇文章发表在县、市的教研杂志上,虽说级别不高,但也能令我兴奋。就让我的手指在键盘上继续舞动吧。


哦,2011还有一些小小的成绩也说说吧,不管怎样,对自己也是一个鼓励吧。上学期末,我所任教的班级考了个全镇第一名;十月份,我参加县小学语文教师素养大赛得了一等奖,还加入了本县名师彭老师的工作站,这都是挺高兴的事吧。那我最大的“失”是什么呢?唉,就是我从一年级带到三年级的学生了,由于工作的调动,我不得不离开了他们。不知换了新老师的他们还好吗?还像以前那么活泼可爱吗……


转眼就要迈入新的一年了,一切又将重头越。没关系,有书相伴,有学生相随,还有一个温馨的网上家园——中华语文网,我还怕什么呢?加油!


 

让孩子与“可怕的精神空虚”绝缘

让孩子与“可怕的精神空虚”绝缘


“可怕的精神空虚”一词震撼着我的心灵,从几年前的“马加爵连杀四位同学”的事件,再到去年出现的“药家鑫开车撞了人,不但不及时救治,反而拿出刀来刺死伤者”的事件……一桩桩这样的案件触目惊心。这都是可怕的精神空虚造成的呀!可怕的精神空虚,不懂得生命是一种宝贵的财富,——这就是这些罪行的后面所隐藏的东西了。?


面对教育,我们常常有这样的困惑:想教给孩子们诚信的美德,可现实社会却存在着形形色色、令人担忧的欺诈行为充当做“榜样”作用;想教给孩子们宽容友爱的品质,但现实却总有一些小人睚眦必报,踩着他人的肩膀甚至是鲜血向上爬;想教给孩子们重视品德,不重视金钱,但现实却是“没有钱就万万不能”……于是,我们茫然了,是在孩子面前编织一个童话般美好的世界,还是让他们既看到社会好的一面,又看到社会不好的一面呢?


苏霍姆林斯基的《给教师的建议》第80条为我们指明了道路。在书中,苏老这样写道:“你们看到,儿童和少年具有一种天然的社会直率性,那就应当明白地、毫不拐弯地告诉他们: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,什么是白,什么是黑。你要马上拿出公正的表态来,丝毫含糊不得!我们不仅不能有一时一刻忘记这一点,而且要使这种第一次的社会经验在儿童和少年的生活中保留一辈子。


 


    重要的是,要让年龄尚小的人不只是晓得“这种事是卑劣的、丑恶的”就够了,还要让他因为卑劣的、丑恶的事就在近旁,可是由于自己无能为力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,而感到担忧、难受和痛苦。对于卑劣的、丑恶的东西的这种愤慨和厌恶,会渐渐地迁移,用来检查自己,——这是一种极其微妙的转变,一个人对于美好事物的追求和对于丑恶事物的深恶痛绝的品质,在决定性的意义上取决于这种转变。


因此,让我们不要再害怕,不要再困惑、茫然,用美好的品质去教育孩子吧,让他们真正分清“真善美、假恶丑”,告别可怕的精神空虚吧!家长们,别再逼着孩子追求所谓的“分数排名”了,考虑考虑孩子的精神诉求吧!“有人非常、非常需要我,他们无限地珍爱我,感到有了我他们活着才有意义。但是我也非常、非常地珍爱他们,没有他们我就不能生活,他们对于我也是无限宝贵的。”要让您的孩子有这样深刻的观念,那么您的孩子将会爱他人、爱社会,永远与“可怕的精神空虚”绝缘!